创业机会的识别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主要包括(创业机会的识别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主要包括哪些)

疫情而来,尤其是今年,普遍认为中国进入了第四消费时代,大家已经开始无欲望去消费了;但事实是如此吗?我们要探讨下这个问题,并从中找到消费品企业的突破点或者背后的创业机会

1、中国究竟处于第几消费时代?

首先,消费习惯的变化,离不开两大驱动力,一是家庭人口结构,二是消费力趋势

从日本的经验上看,可消费的钱越来越多,家庭人口越来越多,就是日本所谓的第二消费时代,注重家庭消费;如果是钱多人少,就是第三消费时代,独居比例提升,注重个人消费,注重品牌、个性的服务体验;如果是钱少人少,就是第四消费时代,从物资消费到注重精神消费,简约环保、去品牌化的理性消费;背后也对应着经济从起步到增长到繁荣到衰退的循环往复;

那么以此作为参照,中国处于什么阶段?要搞清这个问题,必须看中国人口出生的图;

创业机会的识别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主要包括(创业机会的识别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主要包括哪些)

中国的第一消费时代,是50年代出生的婴儿潮成为社会中坚力量后带着6070后开始往大城市迁徙;1949-1980左右;人多了,但钱不多;

中国的第二消费时代,是70后成为社会中坚力量,带着8090后婴儿潮继续向大城市迁徙,构建新家庭,整体物质条件相对富足;以家庭消费为主,譬如大家电等、基础耐用品不断提升;人多了,钱也多了;

中国的第三消费时代,是8090后开始成为中坚力量;第四代婴儿诞生(0010后),但这次生育意愿不强,并没有带来婴儿潮,单身意愿增加,个体、个性化消费觉醒;人少,钱还有;

时间走到了这里,中国其实是处于第三消费时代的初期(以上线城市作为主导),过去几年新消费品牌的诞生可以得到验证;但是要知道,中国是分层的社会,下沉市场依然处于第二消费时代,所谓的下沉红利也在此;

至于这两年的疫情,带来新的变化,就是消费力的进一步分化;两头大,中间小;不是降级,而是分化;这个结果就是,生育意愿进一步降低,甚至结婚意愿也很低,消费能力又上不去,出现第四消费时代的征兆;但本质上我们还远远未到;

比起日本社会的彻底无欲望、追求极简生活,天天过着断舍离的生活;中国人绝非如此;而且如果进入第四消费时代,其实用户更关注的不是“性价比(省)”,而是“快”的追求,因为没有逛街的欲望,快速在家里解决问题就是第一诉求!

我认为未来机会还在这些维度上,当然这里的前提是,中国经济要开始经历成熟期;提高社会/企业的效率已经成为了新的“活下去”的底层;

为何这么说,看一组数据:从GDP的规模上看,中国的GDP已经是美国的76%,但是从TFP全要素生产率,指一个国家队人力物力财力综合开发利用的效率,代表一个国家的运行效率)看,中国仅为美国的40%,日本63%,德国的44%,直白的说就是规模很大,但是效率很低;

针对不断市场和群体消费的机会上:

①三线以下市场的家庭健康消费有机会;在下沉市场,生育率依然存在;从各省市生育率看,经济越一般,生育率反而越高; 在下线城市生活很安逸,没有不安全感;月入五千消费三千;话糙理不糙说一句话,你生活在一个三四五线城市,你不生孩子你能干嘛?有娱乐吗?但如果你在长沙,那真是夜夜笙歌。

②三线以上中产家庭的降级消费及个体消费升级有机会;新消费品的机会从来没有结束;很多品类依然值得重新做一次;短期的流量枯竭、资本回撤不能简单地说明消费品机会就此结束;只是周期的必然,还会卷土重来;

机会永远在,只是看有没有发现机会的眼光!

创业项目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laoyao681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337865913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laoyao8.com/1060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