附近五金店工具店卖抹灰工具(附近五金店工具店配件吗)

秋日早上的阳光刚好,暖洋洋地照在五金杂货店的窗台上。

附近五金店工具店卖抹灰工具(附近五金店工具店配件吗)

图文无关

临街的店铺出售五金电料和劳保用品,后面紧邻的是卧室和厨房,再往后面是个小小的院子。院子东面的小房子充当货仓,西边有个四面透风的棚子就成了小小的加工作坊。作坊地面上随处可见各种工具和材料,扳手,铁锤,起子,钢筋,半截的焊条,电焊机……角落里还摆着一架台钳,上面扔着一副满是油污的手套。

这是一间城郊的夫妻店。地处偏僻,生意清淡,但可以糊口。

花白头发的老向是本地人,在外人面前自称老板,其实也兼职了搬运工和售货员,同时也是棚子里这些工具材料的操作工。比他小十几岁的徐大姐年轻时就从外地嫁过来,现在是这五金店的老板娘兼库房管理员兼出纳员。和这里的大多数家庭一样,这也是一对乐天知命的贫贱夫妻。

时间尚早,五金店还没开门。此时平静无风。徐大姐钻在东屋里盘点货品。老向躺在小院里向阳摆放的唯一的一张躺椅上,哼着小曲儿打着嗝,满嘴都是早餐的油条和豆浆味儿。

老乡!老乡!”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昂着头闯进来。

“哎!”老向欠起身答应。

说实话,这妇人算有几分姿色,年纪稍大但风韵犹存。

见是老向,妇人满脸鄙夷,撇了撇嘴,嘴角的皱纹显得更深了,“切,我叫俺老乡,你答应啥!”

“这院子里就我一个人,你……好好,你老乡在东屋里,你去叫她。”

徐大姐在东屋里答应了一声,并没有现身。

“是这…”妇人这才把手里拿的东西亮出来,是一段灰突突的铁管子和已经锈在上面的水龙头。

“咋啦?”老向边说着边重新躺好。

“你给我把水龙头拧下来,换一个新龙头,管子我还要。”

老向不慌不忙,咪起了眼睛,“哦,你不是叫你老乡吗?你让她给你弄。”

妇人不好意思了,但是口气并没有和软,“快点!”

“让谁快点?我不是你老乡,让你老乡去弄。”

“哎呀,快点吧!快帮我拧下来,用你那台钳。”妇人另一只手指着角落里的台钳,口气里已经有了一分乞求。

老向倔劲儿上来了,“现在知道求我了?早干什么去了!当初,当初我怎么劝你的?你那男人是怎么求你的?贫贱夫妻怎么了?男人再没本事也是个依靠,能不离就不离…就是不听…现在知道老爷们儿有用了?”

妇人脸上挂不住,正待分辩,老向没给她说话的机会。

“你男人是个实诚人。以前他打光棍的时候,我借他的自行车去进货,结果把车给丢了,回来我要赔他的车,他死活不肯,说一辆破车不值啥,他本来也打算扔掉的……你说这人心眼多实!就因为人好,我才让你老乡把你从乡下接过来,介绍给他当婆娘……这才几年光景!你们就离了!让人心寒不!让你老乡心寒不!……”

妇人截住话头,不让老向说下去,“哎哎,我说,别说那些没用的了!就说帮不帮忙吧!”

妇人顿了顿,用手拢了一下头发,整理了心情,脸上堆出笑,口气低下来,“再说了,咱们不是老乡也是好邻居嘛!”

老向恨意未消,眯眼躺着不动。

眼看没有进展,妇人只好搬救兵,向东屋里喊道:“老乡啊,你快出来下个令,让你男人帮我拧下来!”

徐大姐从东屋露个头笑了一下,又进去忙了。

“找你那有钱的小叔子去帮忙,怎么了?现在不帮了?”这句话说出来十分解恨,老向十分得意,马上又感觉十分阴损,睁开眼睛觑那妇人的脸色时,看见一张羞愧涨红的脸。

老向自觉理亏,站起身来,挤出五毛钱笑容,嘴上却不饶人,指着妇人手里的管子嗫嚅道:“哎,不疼人吧,倒是心疼这破烂东西,还留着干啥!扔了都换新的吧!”

妇人没有搭话。老向预感不妙,也不敢直视她,只听见逐渐粗重的呼吸声。

徐大姐感觉到气氛不对,从东屋闪出来,对着老向使眼色,“你那是什么嘴!刚吃完早饭就喷粪!快给我老乡把那管子修好!”

老向正愁没有台阶下,听到这话,赶紧上前去接管子。

妇人却没有递给他,呼吸声正如山雨来临前的狂风。终于,雨来了,狂风爆发为抽泣。

老向站在原地没敢动,徐大姐追过来时,妇人正迈腿向院外疾走。

“老乡老乡…”徐大姐哪里追得上。

妇人耸动着双肩,“呜呜”地哭着快步离开,边走边把手里那段带龙头的铁管子狠狠摔在地上。

秋日的阳光下,老向呆立在院子里,半晌没吭气,终于叹了一口气,“今天上午就盘货吧,别开门了。”

创业项目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laoyao681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337865913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laoyao8.com/7948.html